闲话博主。十篇文章里面至少有七篇是废话em


圈名韩莫言,可以称呼我为韩哥。
172真·男人,我是攻不接受反驳。
我还似鸽杀手,拔屌(不是)冷酷无情。
现在主混追仪。
ky退散,不然老子让你好看。
别惹暴躁韩哥。指不定什么时候就炸了。



想扩列的可以加我QQ:2338237037
我吸猫,但我没猫(什么)
有猫的来让我宠宠(什么)
你以为我真的是流氓吗?不,你错了。
我还真就是流氓。
专业掰弯男孩子14年(what?!


-终-

道长,给借钱不。 番外篇,壹

·ooc有

·哇震惊!韩某人居然更文了!

·我对不起桐爷噫呜呜噫我昨晚又他妈睡得嘛嘛香_(:з」∠)_

·楚留香pa,是武华

废话不多说

正文走起↓







       华山的风雪,终年不断。这里的严寒能磨砺出全江湖最是一身正气的侠客。

       事实证明,这都是屁。


       蓝景仪向来欢喜与人交友。他从那富裕的水乡来,身上却有这一股说不出也数不尽的爽朗——兴是他天生便适合做个利落爽快的剑客。

       是难得的骄阳日。蓝景仪只是向驿站口那家酒馆的老板娘打了声招呼,便踩着瓦楞,三两下爬到铺有青瓦的屋顶上去了。这上边风大,风中夹杂着从玄武湖那边刮来的雪,直直地扑到脸上,吹得他眼睛发干。但他也就只是把略显单薄的衣服裹紧了些,然后躺下了去。

       担心他受冷感冒的老板娘站在下边,费力地仰头去捕捉被风吹起的蓝色衣角。“这孩子,也真是。”她叹了声,转身叫年纪尚小的儿子端碗胡辣汤给蓝景仪送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“阿哥。小孩子脆生生地叫着,蓝景仪忙把他揽入自己怀里,揉了揉他冻红的小脸。“听阿哥的话,快些回酒馆里去罢!上边冷。”他只随手把那碗汤搁在一旁,便运起轻功,把小孩子送回了地面。

       待他再回到屋顶上时,一个身着雪白道袍的人端坐在那里。他的身边正停着一只庞大的仙鹤。蓝思追冲他温和一笑:“景仪,我等了有一会儿了。”蓝景仪撇撇嘴,他伸手去抚摸仙鹤的背脊。仙鹤顺从地将头颈埋进他温暖的臂弯里。

       “江南茶馆那里有人打架。”蓝思追端起胡辣汤嘬了一小口,“不去抓人么?

”“去!我当然要去!”刚刚还在为蓝思追喝了自己的胡辣汤而生闷气的蓝景仪立刻叫道,“思追快带我去嘛!”“嗯,好。”蓝思追站起身,一把把蓝景仪抱上仙鹤的背部,随后自己也跨坐上来。

       仙鹤发出一声尖锐的鸣叫,随即展开巨大的羽翅,腾空而起。

       “景仪。蓝思追放在蓝景仪腰间的手捏了捏,“你好像又胖了?”

       “切,还不是因为你天天带着我往金陵跑。那么多好吃的,不长胖才怪!”

       “那……我下次带你去江南逛逛?不去金陵了,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“江南有吃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”

       




-终-






觉得好久不写文,文风都变得弱智了起来。


评论(4)
热度(32)

© 韩家老流氓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