闲话博主。十篇文章里面至少有七篇是废话em


圈名韩莫言,可以称呼我为韩哥。
172真·男人,我是攻不接受反驳。
我还似鸽杀手,拔屌(不是)冷酷无情。
现在主混追仪。
ky退散,不然老子让你好看。
别惹暴躁韩哥。指不定什么时候就炸了。



想扩列的可以加我QQ:2338237037
我吸猫,但我没猫(什么)
有猫的来让我宠宠(什么)
你以为我真的是流氓吗?不,你错了。
我还真就是流氓。
专业掰弯男孩子14年(what?!


-终-

黑与白①

·ooc有

· @诺白 你要的变态罪犯x弱弱法医

废话不多说

正文走起↓







       蓝景仪悄咪咪地跟在金凌的身后,他探出了小半个脑袋,在看到以一种奇妙的姿势倒在地上的尸体后,吓得小小地惊呼一声,差点没一头撞金凌背上。

       金凌很是无奈地将他从自己身后拉出来,众目睽睽之下,金警官在蓝法医的脑袋上敲了一个极狠的爆栗。

       “你作为一个法医,丢不丢人?”

       “这,这又怎样丢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“你少说也已经和我进了不下一百个命案现场了,怎么就一点长劲都没有?!”金凌恨铁不成钢,一把把蓝景仪推上去。蓝景仪一个踉跄,险些没直接扑到尸体老兄的身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周围的人虽同情,但免不了发出嗤嗤的笑声。蓝景仪涨红了脸,就那样坐在地上生起了闷气。金凌毕竟也不能一直在这里等他,他和同行的其他警官一起去调查事件实情了。

       另一个法医欧阳子真挨着蓝景仪蹲了下来。他拍拍蓝景仪的头,示意他这里交给他来负责,就让人带着蓝景仪去车子那里休息去了。


       大概已经是中午了,蓝景仪百般无聊地坐在车里自己和自己打牌玩。

       有人敲了敲他的车窗,蓝景仪好奇地抬头去看,那人颇高,大约比他还要高上那么大半个头;他只能看见那人的腹部。

       “有什么事吗?”蓝景仪隔着窗户向外面问道。那人没说话,只是站在窗前了一会儿,又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真是个奇怪的人。蓝景仪这么想着,又看见了那人离去时极为帅气潇洒的背影,他又从心底隐隐觉得他不是个坏人。

       兴许是走错车了。他这么想着,便又埋下头专心致志地和自己打起了牌。


       大概快傍晚了,金凌才回车了一次。他开门看见靠着车门半睡半醒的蓝景仪,先是贴心地为他盖上外套,又想了想,很不放心地嘱咐他:“有陌生人来敲窗叫你开门,可别答应啊!”蓝景仪点点头,又摇摇头,昏昏地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他大概又睡了一小会儿,就听见自己头上的窗子被人敲响了。

       蓝景仪不情不愿,他模模糊糊地向外看去,好像是中午的那个人。他没看清楚他的脸,只觉得来人长得清秀好看,从没在警队里见过。

       蓝景仪调了一下坐姿,伸手打开了车门,他问:“是金凌让你来的吗?吃饭了是不是?”来人犹疑了一会儿,他伸手将蓝景仪半搂半抱带了出来。蓝景仪此时还没完全睡醒,他歪着头靠在他的胸膛上,坚实滚烫的肉体隔着薄薄的一层单衣,使蓝景仪直观地感受到了两人体力与实力之间的巨大差异。






-未完待续-





呃啊短小写手写那么多感受到了强烈不适。

       

评论(7)
热度(57)

© 韩家老流氓 | Powered by LOFTER